人工冬眠氯丙嗪

【实习医学汪repo放送中欢迎点心心】
一个兼厨。
能让他幸福开心的我也厨。
只要能幸福,管他什么cp。我杂食我自豪。

【双兼定】兼定九段 之三

之一→1

之二→2

一句话前情提要:大少的厨艺,也不是白来的啊……

3 采买?

经过几天相安无事的以厨房基本功练习为主的平静日子之后,这一天例行的早会上歌仙难得地听见大家出奇一致地怨声载道了。

“哎呦,闲得都长蘑菇了啊……”清光有一下没一下地玩弄着自己的发尾。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吗?”一边的山姥切焦躁地挠着榻榻米。

“……”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也没了玩游戏的兴致,齐齐坐在一起怨毒地盯着因为审神者不在而暂居上座的歌仙。

听着座中一片心情低落的嗡嗡嗡,歌仙自己也很火大。而仍旧保持着小孩子状态的和泉守依旧对这个地方充满着无尽的好奇心,见没人和他玩儿,拽粟田口们的衣角也没人理睬他,气呼呼地光着脚丫哒哒哒地跑了出去到院子里兀自玩耍了起来。

“这又不是我能够解决的事情!”他瞥见和泉守歪歪扭扭地爬到了樱花树上,微有些担心,但又说服自己他肯定没事的,于是又把目光集中到堂中,胡乱地挠挠头,“审神者不在我没有出战远征的权限啊!”

“可是……”鲶尾刚想说什么,就被歌仙不耐烦地打断:“我和你们一样也很想出门的。”

底下一片凄苦的长叹与悲鸣。

“嗯,”青江一如往常只是笑,“不如出去买东西吧。”

“哦对对我记得万屋是可以随便去的!”鲶尾兴奋得连着耷拉了两三天的呆毛都翘起来了。

“镇子上还有好多想买的东西!”得知可以出门的秋田兴冲冲地从甲胄内层贴身的地方抽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条来抖开,“我要买这个这个和这个!”

“你们!”瞬间又如同开锅一般炸开的闹哄哄的厅堂让歌仙更头疼了,“安静听我说!”

不到一秒,大家一个个地仿佛驯顺的哈士奇一样服服帖帖地坐好,眼睛里闪烁着饥渴的光芒。

“咳,万物,确实可以随便去……”歌仙故意拉长了声音,“只不过……”

“只不过……?”异口同声。

好不容易坐上枝杈的和泉守折了细细一根枝条“哼!”“哈!”“嘿!”地挥动着。

“只不过要在审神者的陪护下才可以去。”

“啊,但是不是经常有主君在外作战的时候派内番的刀剑男士独自去采买,这样回来的时候正好就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这样的事情吗?”前田举手。

“就看会不会遇上政府的巡查队了,不过最近几天因为检非违使的出现,听说加大了巡查的力度,严禁刀剑男士独自外出以防暗堕。”

“嗐,”爱染松口气,“巡查就巡查呗,大不了被骂一顿。”

“不不可没这么简单……”歌仙摇头,“被巡查队发现私自外出是要直接送回本丸当面责罚审神者的。”

“……如果如果被发现是审神者告假期间私自出游的话是会被刀解的……”小夜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本守则,一条条看着。

“……”厅堂中的气氛又阴冷起来。歌仙和他们一样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办法发,本来出阵砍砍杀杀做做运动也是挺好的发泄这几天在厨房里受的气的方式,但是……

唉审神者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诶,话说,巡查队认得清各家的审神者吗?”青江不屈不挠。

“唔,应该不认识吧,毕竟镇上有那么多抵抗历史回溯军的部队。”歌仙想想,突然茅塞顿开一般打个哆嗦,“喂你这家伙难不成是想……”

院子里,坐在枝杈间挥舞着细枝的和泉守猛地一挥,身体失去了平衡,连扑腾都没扑腾一下地生生摔在了草丛里,屋里的人只听见一声带扑簌簌的钝响和和泉守带着哭腔叽里呱啦的叫骂。

青江笑得眯缝着眼睛:“事成之后可不要太感谢我。”


“所以,你现在就是审神者了,记住了没?”紧紧拉着梳了高高马尾、戴了偌大的一个红色蝴蝶结在头上的和泉守的歌仙紧张地低声确认一切不会露馅。

“……”被强行套进女孩子衣服里的和泉守眼圈还红着,“知道啦我又不傻……”

歌仙一只手提着塑料菜篮,另一只手牵着和泉守的手走出大门,七拐八拐地踏上记忆中去镇里采买的青石小路。路的两旁树立着铁黑的院墙,一片连成一片,若隐若现的挥不开的云雾低低地压着,把别人家的本丸的面貌掩盖得严严实实。

“哼,还挺不错的嘛,这身打扮。”被歌仙以“帮忙拎东西”为由强行拉着一起出门的青江围着小小的和泉守打转。

“你,我还没问你这套萝莉装是怎么一回事呢,”歌仙下意识地把和泉守往自己身边扯了扯,“小心我报告审神者刀解你。”

“唉,别这么说啊,”青江又笑,“出来买东西,干嘛要生气呢。”

终于看到了人群熙攘的商业街。各家的审神者带着侍从从无数个烟云缭绕着遮掩的巷口走出挤到街道上,聊着些有的没的,偶尔给侍从一点小钱,打发他们去买点自己喜欢的团子章鱼丸鲷鱼烧什么的过过瘾。

看见涌动的人流,歌仙莫名地有点慌乱,手上加大了力道。

和泉守吃痛:“诶哟你轻点。”

“啊……”歌仙松了松手中被自己的汗微微润湿了的小手,长舒一口气,“非常抱歉,主上。”

他定神,恢复了柔和的神色,对矮了他不知几头的和泉守微笑。

“……没关系,歌仙……”和泉守抬头看向他,微微赧颜笑道。

“放松……”青江低声,“走了。”

一“主”二仆,在热闹的商业街上是完全不会引起他人注意的再常见不过的组合了。可能和泉守的体型有点小就是这次采买唯一遇到的小小的麻烦。

“啊麻烦让一下,谢谢……”歌仙不知道在每家店铺的门口穿进穿出的时候,自己将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只是一心揪着,生怕和泉守一不小心被人潮卷走。(“什么?青江那家伙啊……反正丢了也能再找回来啊,找不回来的那就是傻,我家本丸也不需要这种侦查和记忆力不合格的家伙。”事后在他人问及为什么只挂念着和泉守一个人的时候,歌仙这样答道。)

“哇哦这是你家主上吗好可爱!!”也总有其他的审神者见到和泉守装扮成的审神者高呼可爱两手托腮挪不动步坚持要留联系方式的。

“谢谢谢谢,我们要回去啦……”每到这时歌仙就会再次加大手上的力度扯着和泉守奋力冲进人群脱离痴汉们的目光(虽然这群痴汉绝大多数都是女的)。

“哎哟都说了手上松一点了好疼!”到了稍微空旷的地方,和泉守终于忍不住甩开了歌仙的手。

“我不能让你走丢了啊。”歌仙俯下身去帮和泉守整理腰带,“青江……人呢?东西都拿好了?”

“……我在、这儿……”跟着他们的脚步钻出来的青江把足足三大篮子的生活必需品卸下来,舒展了一下被勒得几近失去知觉的“我说啊,你要是想找扛大个儿的去找石切丸好不?他比我臂力强好多咧。”

“别说那些没用的,”歌仙叉腰扫视了一下战斗结果,“牛奶买了对吧?”

“如您所愿,三大盒,该不是……”青江偷笑。

“让我们’主上’长个子用的。”歌仙翻个白眼,又看看和泉守,“喝过牛奶吗?”

“……”被歌仙拽着在人群中左冲右突的和泉守像是相当惊恐地摇摇头。

“……很好喝的,稍微加热一下然后加一点蜂蜜进去,说不定能让你恢复正常的样子。”歌仙摸摸他的头,“倒进玻璃杯子里面,那洁白的颜色让人心旷神怡……诶对了咱们那里有玻璃杯吗?”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青江。

“可能没有?不过你要是这么想要玻璃杯的话你看你身后。”青江撇撇嘴。

茶具店。在临街的玻璃廊窗展示柜台上摆了各式各样的茶具,捎带手还摆了各色的玻璃器皿。歌仙瞪大了眼睛默不作声地盯了看足足有十秒,突然地一声不吭地像一阵风般闯了进去。

“完蛋,”青江户声不妙,拉起和泉守就往店里跑。

“啊这又是怎么了?”和泉守不耐烦。

“这家伙看见茶具是可以写欠条写到倾家荡产的啊你快拦住他!”

果不其然,没出一会儿的工夫,歌仙已经向收银柜台上堆了三四套茶具外加十来个玻璃杯的样子。老板娘像是也被他这种行为吓了一跳一样,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这一疯狂的行为,颤巍巍地摁着计算器加加减减。

“……总共的金额是……”她把数字亮给歌仙,“……如果身上的小判不够用的话,可以写张欠条下次来还清……”

歌仙显然是没能比较出数字的大小。他捧着计算器紧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好一阵,随机又换上了清朗的笑:“帮我都包上好了,我给您打张欠条,麻烦您了。”

“歌仙!”青江远远看见计算器上没数清到底有多少位的数字,再也按捺不住地平地一声吼。

歌仙从收银台前扭过头来,平静的脸在此情此景下尤其欠揍:“怎么了?”

“没必要买这么些,”青江上前拉住歌仙的胳膊,“走,该回去了。”

“不过这些本来也没什么啊,这才多少钱。”歌仙微微着急着辩解的表情说明他是真的没有觉得买的很多。

这个养尊处优的数字白痴。青江心里叹一口气,刚想强行把这个笨蛋拉走的时候,老板娘注意到了和泉守的存在。

“啊啦,那位是你们的审神者吗?这样的开销还是要审神者同意的。”

和泉守听见老板娘在叫自己,就慢慢地走上前去。他看着同时流露着哀告的眼神的青江和歌仙两个人,先对老板娘施了一礼。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说完,他捏了捏歌仙的手:“回去了,歌仙,大家都等着我们呢。”

“……”青江内心欢呼本丸的小判终于保住了的时候,歌仙内心委屈得几乎落下泪来。

“好吧,主上。”他还是这么说了,心里怀着无比的不舍最后看了那本来即将属于自己的杯杯碗碗一眼,垂头丧气地被青江领了出去。

老板娘看见歌仙颓丧的身影出了店门心里也舒了一口气,不过看见和泉守装扮的审神者还留在店里的时候还是颤巍巍地问:“您……还需要什么吗?”

“唔……”和泉守掰掰手指,在衣袖里摸了摸,冲着老板娘笑了。“有一件事……”


看见新鲜物资的本丸众人欢天喜地,像劫掠一样把自己需要的东西要走以后就仿若找到归宿一般纷纷积极地表示自己以后也要加入采买小分队。

“不行,人太多,树大招风,算上我,每次只能跟着去两个,下次谁去你们自己商量决定。”歌仙被抽离了精力一样闷闷不乐,打发精力充沛的他们自己内斗去,就兴致缺缺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审神者什么时候回来啊……他听着厅堂里又炸开锅一般的喧闹兀自闷闷不乐。她要是早点回来的话,就能早点出去远征,赚回来的钱就能把那家茶具店包圆了,还要看什么别人的脸色……

他正有些怨毒地想着,纸门外传来稚嫩的童声。

“在吗?”

是和泉守。

歌仙有些气鼓鼓地“嗯”了一声。

和泉守举着个盛着两个杯子的托盘放在歌仙的眼前。他还没脱下那身女装——或许是不知道怎么脱也说不定把——此时笑眯眯的样子充满了童真可爱,简直让人无法想到这就是那个骂骂咧咧踢了歌仙好几脚的暴戾的小孩儿。

歌仙拿过一个杯子。啊,是温的。里面的牛奶散发着乳香,液面在透明的玻璃杯内壁上舔来舔去,泛出几颗泡沫来,洁白无瑕。胖肚的矮杯外壁上画了一架的紫藤萝,不见绿叶也不见藤蔓,只有一片的紫藤萝瀑布盛开。

“你走了以后我买的。”和泉守见歌仙端详起了杯子,有些不好意思。

歌仙什么也没说,举杯仰头喝了一口后,把和泉守的那杯和他一模一样的东西送进他的手心。

“喝吧,”他说,“要快点长大啊小不点。”

“你才小不点呢。”和泉守哼了一声,仰头喝下。

要快点长大啊。歌仙想。


tbc

评论(1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