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冬眠氯丙嗪

【实习医学汪repo放送中欢迎点心心】
一个兼厨。
能让他幸福开心的我也厨。
只要能幸福,管他什么cp。我杂食我自豪。

【双兼定】兼定九段 之二

一句话前情提要 “被召唤出来的和泉守兼定和短刀一样高?”

上一篇→之一

2 料理?

本来以为第二天要花上一番功夫才能叫小家伙起床的歌仙正做着春秋大梦,就觉得脑袋上揪得难受,迷迷糊糊地以为是自己翻身的时候压住了头发,懒洋洋地伸手去拨,没成想摸到了肉呼呼软绵绵的一团东西。

“……你……”不情愿地睁眼,瞧见了还穿着睡衣的小家伙。

“喂,我饿啦……”和泉守显然也没怎么睡醒的样子,拖长了尾音,没精打采,可是手上扯着歌仙头发的小手还是死死地不放。

歌仙揉揉眼睛隔着纸门看天色判断了下时刻,心想着还真是没见过这种倒霉孩子,不说别人就说粟田口的那群,哪个不是撂倒就睡怎么叫都不起的,怎么换到这个小子身上就变成了肚皮优先。

“……这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歌仙嘟哝,掰开和泉守的小拳头让他松开自己的头发,转身欲睡。

“嗯你不给我做我……我自己去做……”和泉守也没哭闹,揉揉眼睛就转身往门外走。

歌仙腾楞就吓醒了。

“你给我等等!……”他忙地坐起来,一探身搂住小家伙,“我去给你做还不行吗……”

厨房重地,且不说刚和灶台一般高的和泉守用刀子剪子把手给削下来或者点火把厨房烧了这种小概率事件,单说万一不好好洗手把乱七八糟的病菌带进去把全员吃得上吐下泻这件事歌仙就觉得一阵头疼。

“歌仙大佬你不是说从来都不喜欢做饭的吗?”正好轮到做早饭的药研一大早推开门,看见正在灶台前忙得热火朝天的歌仙和旁边拉着他衣服下摆的和泉守。

“这小家伙饿醒了缠着我要吃的……”歌仙煮上了一大锅水,另一个灶眼上架着平底锅烧着。

“那柜子里不是有主上私藏的海苔鱿鱼丝和饼干什么的吗?”药研系上围裙。

“回来刀解你还是刀解我啊。”歌仙翻个白眼,“这个样子可以下鸡蛋了吗?”

“你想给他做什么吃啊……”药研看着案板上洒落的一堆切得大大小小的葱花和海带以及破碎的蛋壳说。

“就随便煎个玉子烧让他先填填肚子……顺便再把味增汤煮上……”歌仙支吾,手上打着鸡蛋。

“行行行赶紧下吧这锅里的油都冒白烟了!”药研紧巴巴地催,歌仙紧张地手一抖,从高处泼洒下去的蛋液混着热油溅起老高。哧啦的一声吓得歌仙哆嗦着往后缩出半米远,脸上的表情如临大敌,煞是吓人。

药研看见歌仙这番反应忙不迭地带着坏笑把他往灶台前推:“诶快点把蛋液摊平啊要不然就成炒蛋了啊快!”

“啊啊好……”见水油激烈接触的阵势小了,歌仙颤巍巍地往前挪了几步,远远地伸出手握住锅柄,回忆着记忆中的摊蛋饼的动作慢慢摇晃着,可是身后的药研又开始催促了,“啊糟糕有糊味了快快快快关火啊大将!”

“咦啊啊啊什么??——”歌仙闻见不详的味道完全慌了神。

“灶台的开关啊快关掉要不然全部都要烧焦了!”还是药研手疾眼快关掉了阀门。

良久,歌仙用筷子翻弄了一下蛋饼。

“背面……好像是褐色的……”

“还卷吗?”

“……算了……”他戳了戳。

“你……尝尝看?”药研站在一旁端详了一下,试探着说。

“……他说要吃的……”歌仙油疑半天,挑下一小块送到扒在身边看的和泉守的嘴边,对药研装出一副无辜脸。

目睹了这小小的一番闹剧的和泉守噘着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摇摇头。

“你吃不吃?”歌仙冷脸怒视。

那小家伙被歌仙冷峻的目光触及也是明显胆怯地避开了四目相对,慢吞吞地张开嘴咬住了那一小块。

时间仿佛凝滞住了。

和泉守含着那块煎蛋,眨巴了眨巴眼睛,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紧紧地抿住嘴巴,用舌尖小心翼翼地把那团已经被含得黏糊糊的鸡蛋糊糊推了出来。

“……猪食。”他低低地吐出来一句这个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你小子……”歌仙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对他的料理水平的评价。

“是真的哦。”药研尝了一块,笑嘻嘻。

“你小子给我说清楚!”歌仙像是完全不听药研的客观评价的样子气势汹汹地追了出去。

绝对要让这个臭小子对我做的料理心服口服!

那天以后,歌仙就不顾药研的反对、饭桌上众人的眼色、和泉守一次次纯真的打击霸占了厨房。

你们以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的料理水平会怎么样啊【哭着笑

tbc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