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冬眠氯丙嗪

【实习医学汪repo放送中欢迎点心心】
一个兼厨。
能让他幸福开心的我也厨。
只要能幸福,管他什么cp。我杂食我自豪。

[刀剑乱舞]致一件和历史有关的事

兼先生啊,我不允许你忘记土方先生,忘记土方先生和你做的一切。

苏纪尘:

*关于昨天在微博看到的“有国人婶婶在土方先生资料馆出言不逊”的事件po想要写的东西,对事不对人


*闲话,非同人,放置待删


“喂喂,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可是来看兼先生的,竟然连拍照都不让!”


审神者少女不悦地撅着嘴巴,为了今天这次特殊的“约会”特意准备的靓丽打扮失去了用途,让她分外恼火。


土方岁三是谁啊?我排了这么长的队又不是为了他!


少女伸长脖子,看到前面的女孩竟然抱着一本小小的笔记,工整地记录着讲解的关键词。


“什么嘛,受不了这些人的审美。”她嘟囔着,“不就是个乡巴佬武士嘛,又喜欢搞女人又阴险。”


她看着展柜中陈列的信件与俳句:“而且什么字啊也看不懂,听说这人没文化,诗写得超差劲。真是的,这种人也配做兼先生的主人吗?兼先生根本是被这些粗人给毁了。”


忽然,她看到了陈列在刀架上的和泉守兼定本物,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呀!在这里!兼先生my男朋友!”


付丧神闻言抬起脸来,静静地看着她。


少女痴痴地望着那双湛蓝的眸子,心潮澎湃:“好帅啊,不愧是大家的偶像!能摸就好了!不,让我带你回家!不要管土方岁三什么的了!”


像是回应她的呼唤那般,付丧神从陈列处起身,缓缓走近。


而后他迎着她期待的目光,抬手抽了一个耳光。


没有声音,也没有痛感。少女只觉得脸颊凉了一下,像是扫过一阵风。


错愕地抬起头,和泉守兼定的目光近在咫尺。


“你喜欢我,我很感谢,但是不要忘了,我是“土方岁三的爱刀”,这一点就算我变成废铁也会留在史书上。”


他攥紧拳头,湛蓝的眼睛几乎要滴下燃烧的血。


“他是武士,用血去换取梦想,战斗到最后一刻的人。而你呢?这位审神者小姐?你只不过是个享受着和平年代的小姑娘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口无遮拦侮辱他?”


少女慌了:“对不起!请不要讨厌我啊兼定!我只是无心之失!我……我知道土方先生跟你一样很帅……!”


“闭嘴吧。”


和泉守兼定背过身走向刀架,不再看她。


“你不是我的主人,过去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永远都不会是。”


少女怔在原地,哇地一声哭着跑了出去。


抱着笔记本的女孩在人群不解的目光中叹了口气,向兼定鞠躬。


“抱歉了,让您看到这样的闹剧。审神者的队伍越来越庞大,总有些不合格的人浑水摸鱼,以至于到这样的地方来打搅岁先生的在天之灵。”


和泉守兼定抬眼看她,镂花外套下隐约可见锁骨上的樱纹,他知道那是审神者的灵力印记。


“你要替她弥补过错吗?这位小姐?”


审神者摇头:“那不是我的职责,至多会为她而感到羞耻罢了,况且我并不想把这样的人称之为同僚。”


她的口吻平静而认真。


“连先人都不知尊重,已经不止是审神者失格的问题了,而是正常人都难以容忍之事。”


和泉守兼定沉默地隔着人群与审神者相望,意外像极了他的前主。


“我很难过,一年一次抛头露面,却无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看到他露出苦楚的笑容。


“还好,这里离地下很远,他听不到。”


[The end]


一点自己的话。


昨天在首页刷到一位姑娘关于此事的repo,震惊之余十分难过。


对于历史,可以不看、不了解、不在意、不喜欢,唯独不可以不尊重,尤其在故居资料馆当众说出侮辱先人的话,更令人感到愤怒和羞耻。这已经不是“喜好”,而是作为人基本道德修养的问题——何况还是在兼定面前,在他仅能被展示的时间里。


希望各位今后去巡礼时无论时间、地点、场合,无论出于怎样的目的,都不要再做出这种极不礼貌的事情。


——尊重历史,也尊重自己。

评论

热度(87)

  1. 人工冬眠氯丙嗪抹茶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兼先生啊,我不允许你忘记土方先生,忘记土方先生和你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