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冬眠氯丙嗪

【实习医学汪repo放送中欢迎点心心】
一个兼厨。
能让他幸福开心的我也厨。
只要能幸福,管他什么cp。我杂食我自豪。

【瞎写】【TakaMido】一人,一人,两人(1)

1.绿间,一个人

    平心而论,绿间自认为在奇迹里和自己关系最好的是赤司——智商到达了这种水平的人,惺惺相惜是不用说出来的。绿间自认为的这种“平心而论”并不是他的一贯的作风,而是他模仿着他人的思考方式思考自己和队友之间的关系的这么一种思维过程,平日里他极少这么干。

    而对于自己与队友关系的思考也是在他进入秀德、加入篮球部、默许了高尾的“纠缠”以后才开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帝光时期的绿间看来,就应该以自己和队友之间的日常交流沟通为标准,你侬我侬的那些腻腻歪歪并不在他所认定的“正常行为”的范畴之内。

    好吧,按这种眼光看来,高尾的确就是个神经病。绿间反反复复地想着为什么自己能够容忍这么一个像面团一样天天粘着他、自作主张在他名字末尾加上“酱”这种幼稚的后缀的人在他身旁念念叨叨开着那些无聊的玩笑,想来想去他只得认为:第一,高尾的这些言行并没有危害到他日常的规律作息,第二,而且高尾讲的有些东西确实有的可笑。

    规律的日常生活就是他生命里的空气,绿间一刻也不能缺少它的存在。

    一旦这种固定的环境被异常的气流扰乱,哪怕是一点点,绿间都会觉得十分气恼并且会尽自己所能去识别干扰源、排除干扰源,让周遭的一切恢复宁静,稳定下来。周围环境的稳定是他保证自己想要做的一切能够得以顺利完成的基本保证。这种他人看来完全不可控的事情,在绿间的生活中是可以通过自身的行为来严格把控的。就比方说绿间完全不理解那些动不动就吃吃吃,到末了哭着喊着“想减肥但是平时吃得太多胃撑得太大现在一节食就饿得受不了啊肿么破”的家伙——既然清楚自己的行为的后果,那就自己好好想想该不该做吧,又不是没有思考能力的小孩子,不过当然如果你怎么吃都不长肉那自然另说——绿间会一边这样默默吐槽,一边不断喝水按捺住肠鸣,等待着手表的时针指向11和12之间那段空隙的后半时让自己追随本能走向学校的餐厅。这样的绿间,也就是绝大多数旁人眼中的绿间,是一个意志力极其坚强的人。

    不过,如果干扰源无法被排除呢?

    绿间不敢想。他已经如此习惯了波澜不惊的规律生活,以至于他连一点应对乍起之波的策略都没有,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到时会是怎样的惊慌失措。

    绿间这种强迫症似的规律无比的生活,说到底,只不过是对世界中自己不熟悉的、不了解的那部分事物的畏惧,逃避,以及自欺欺人的否定。这样的绿间,也就是上了大学之后突然认识到自己本质的绿间,是一个意志力极其脆弱人。


***   ***


    突然认识到自己本质的绿间蓦地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所坚持的一切,只不过是自我伪装的堡垒,不过是自欺的幌子。不,这样的判定我不能接受!绿间难得地真正慌了手脚。他的脑海里暂时屏蔽了台上教师的授课,腹中的空虚感和心中的刺痛此起彼伏,搅得他头昏脑涨。

    “绿间!”突然一个声音把他拽了出来,“教授找你!”绿间猛地抬起头来,从教室的最后排看向声音的来源,看见了那个在讲台上朝他挥手的身形。

    绿间举手示意。那个身形随即向教授轻施一礼,便拿起提包混入了人群。那是谁来着?绿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想,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叫错别人的名字又是很失礼的事情,算了,下次再谢他好了。

    绿间想着想着,逆流穿过通过桌椅间走道走向教室后门的同学们,走到教授身边打了招呼:“松本老师,您找我?”

    矮了绿间一个半头的老教授看着涌向教室后门的人群,用湿纸巾擦拭着沾染上粉笔灰的右手三指,又抬头看看绿间,笑:“这么高的个子,挤过来也是不容易啊。”

    绿间微微低头:“哪里,老师有话对我说,我过来是自然。”

    半头白发的老人莞尔,绿间心倒是慌的,一方面是因为腹中空空如也,另一方面他觉得即将发生一件并不好的事情。

    老人不疾不徐地擦干净手,撇了一眼最后一个人离开教室,抬起头:“对不起,绿间君。”

    绿间一时哑了火,本想仔细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不好的预感像是一根钓鱼线死死地勒住了他的喉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人说完这句话叉着手,见绿间哑口无言,便继续道:“你的转向PhD研究的申请没能通过,他们特地让我来通知你。”

    果然。这种实在的坏消息印证了绿间心中的预感。但是即便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绿间还是像是被一床破烂的棉被砸蒙了。他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老人歪歪头:“他们只是说让我通知你,如果你想问为什么的话,我也给不出他们会告诉你的那种理由。”他的目光依旧直直地投在

    这句话……?绿间哑着嗓子,试探性地问:“那……您觉得,是为什么?”

    老人笑了。“转到PhD方向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绿间不明所以。“那……不想的话我也就不用浪费那些时间去写这份申请了,也不会麻烦教授们去为我的情况多伤脑筋。”

    “我的意思是,这真的是你喜欢的吗?”

    “……”绿间再度哑口无言。

    老人捋了捋袖口,换了个站姿,半倚在讲桌上:“你看,我在这个讲台上干了快三十年啦,虽然自己没能研究出什么科学成果来,但是我教过多少学生我自己都数不清。”他笑着摇摇头。

    研究一下松本教授的履历,再从校友册里查一下就好了。不知为何,绿间冒出来了这么一个念头。

    “……我能想象得出来你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的样子,但是当我看着你的时候,绿间,我没有在你的眼睛里看出那种能点燃你的热情的火来。”

    一瓢冷水。

    要不是他努力地瞪着眼睛,绿间怀疑自己会不会在教授面前突然泪流满面。

    老人继续:“绿间,你的成绩所有人有目共睹。能进这T大医学部的理科Ⅲ类生随便一个放在别的地方都是鹤立鸡群的。但是如果只是在没有考虑好后果的情况下盲目地按照所谓捷径去行事的话,到头来最苦恼的人是你。苦恼什么?苦恼你没有这把火啊。”

    “我——”

    “不过按照你的情况来说,绿间,”老人拍拍绿间,“我觉得你所计划好的这一切并不那么适合你。”

    “……”绿间脑子嘎支支地运转了起来,但是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来该说什么。

    “比方说,”老人指向门口,“刚才帮我叫你过来的那位叫什么名字?”

    面对一位老师的提问,绿间罕见地卡壳了。

    “那是加纳君。”老人善意地笑了,“当然,不认识加纳君对你的生活轨迹也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要是你能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逛逛校园的话说不定能在刚才当面谢谢他帮我把你叫过去,也能在午休时分尝尝他姐姐做的红豆大福。”

    “……”绿间不记得自己有过比现在更加窘迫的境遇。

    “行啦,时候不早啦,”老人背上单肩电脑包,更加用力地拍了拍绿间,“就算我不吃午饭,你也是一定要吃午饭的,不是吗?”

    “谢谢老师……告诉我……”绿间机械地浅鞠一躬,眼神空洞地看着教授一步一步走向后门,旋即转身,关门,消失。

    乓。绿间一拳砸在讲桌上,不管腹中的哀鸣,就那么呆呆地站在讲台上,消化着松本教授的这席话,脑子整整空白了半个小时。


***   ***


    绿间不知道一个教过他一个学段的老师为什么了解他——了解他的习性——而且了解得这么清楚。因为自己个子高于是特别显眼?因为自己拒绝了T大篮球教练的私下邀请而是选择了考试进医学部?因为这些个理由于是想要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哦拜托,要是真的有这种痴汉他观察我干什么。

    还是,自己的这些所认为的“日常”举动太过于独特?

    绿间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这种自信来自于周遭人等对于自己所取得的一系列成果的肯定,他的骄傲建立在别人的羡慕之上。但是,在遭遇了重大败北的当下,他不禁推想出了困于逆境的诸多缘由。

    刚上高中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课间一本正经地拒绝一起吃零食的邀请(“对不起我中午之前不想吃东西”),把幸运物·仙人掌放在桌子上结果扎到了前桌的脖子,甚至还因为绷带的事情在刚进篮球部的时候和前辈吵过架(“我只是拆绷带而已,请前辈稍等一会儿再一起训练不行吗?”)。绿间曾经想这得亏是在秀德,要是放在其他学校自己估计就会被霸凌了吧。甚至是刚刚养成这些习惯的初中前期,连父母也对自家儿子的这种异于其他同龄人的习惯产生过疑惑以至于顾虑。

    【……只不过是对世界中自己不熟悉的、不了解的那部分事物的畏惧,逃避,以及自欺欺人的否定……】自己的声音在脑中回响。

    【……我没有在你的眼睛里看出那种能点燃你的热情的火来……】松本教授的声音在脑中回响。

    把自己锁在屋里死命摁着太阳穴的绿间觉得自己就是个败北了的懦夫。

    他想要极力维持宁静祥和的空气环境,在那一瞬间,被一阵风扰乱了。气流涌动着,翻滚着,而绿间不知这股风从何而来。他被吹懵在原地,不知做何是好。

——TBC——

PS:1.没错T大就是东大……(看见官方的if设定的时候我内心冰火两重天:我可以以后继续考前拜翠神了哦也!但是棋士是闹什么啊!赤司巨巨你真的要下棋挣饭钱?!【喂人家根本不需要担心吃饭问题好么……) 加之看了头脑王以后为自己的智商很是伤心了一阵子(直到小惟惟告诉我他们去东大的时候东大的人说那全胡扯的),于是愈发地膜拜理3的翠神。

2.昨天上他们官网本来是想看看他们每个学期都学什么课,扯扯专业名词拿pathology之类的东西吓唬人的,结果搜到了一大堆实验课的大纲被吓得没敢细看就只好点进了这个培养方案之类的东西。PhD方向这个东西……可以理解成类似临八之类的东西,总之就是一个更高更快但是更有挑战性,对创新要求更高的一个培养阶层。【就这么理解吧反正估计官方说法不一样我又去不了UT:(

3.大量私心有www虽然说高绿负责在别人掐掐掐的时候傻白甜腻,但是——姐不xie喜bu欢liao傻白甜~傻白甜根本无法体现高绿这对的高智商感啊!

4.和哥的戏份在后头QvQ

5.黑篮新篇里翠神的发型简直不忍看……

评论

热度(8)